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

金融市场和不断增长的不平等(2)

发布日期:2017-12-08 14:54   来源:网络整理

但衡量国家经济水平的真正指标是普通家庭的生活水平,这样算来在过去的25年间没有任何增长。但即便是用GDP作为衡量尺度,经济增长依然堪忧——相比金融自由化和经济金融化之前的几十年来说,这些增长又很难归功于金融领域。虽然我们很难看见经济增长,我们却很容易将诡计和经济不稳定与金融业联系起来,2008年经济危机就是最好的佐证。

 
  但衡量国家经济水平的真正指标是普通家庭的生活水平,这样算来在过去的25年间没有任何增长。但即便是用GDP作为衡量尺度,经济增长依然堪忧——相比金融自由化和经济金融化之前的几十年来说,这些增长又很难归功于金融领域。虽然我们很难看见经济增长,我们却很容易将诡计和经济不稳定与金融业联系起来,2008年经济危机就是最好的佐证。

  GDP和利润的相关数据很容易说明金融业如何将我们的经济带入歧途。在危机前一年,金融业在宏观经济中的占比越发扩大——占到了GDP的8%、公司利润总额的40%。当然,这之中有信用泡沫的存在,但相比增加真实的投资并提升工资和带来经济的持续增长,这些钱却被用到了投机和提升房价上。法国里维埃拉或是曼哈顿的富翁公寓并不代表着有更高产出的经济。而这恰恰说明了为什么财富收入比增长的同时,平均工资却停滞不前,资本回报也并不下降。(基本经济规律中的边际报酬递减定律说明:资本回报应当随之而下降,平均工资也应当提升。技术的进步会带来平均工资的提升,尽管某些工种的工资会下降。)

  金融业的过度投机和管制的放宽让一切变得可以预测并且注定会实现,这必将导致一次75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一如既往,在这些危机中穷人总是受难最多的,他们会失去自己的工作并且经历持久的失业。2007~2013年,银行对超过1?400万套房屋实行了房屋止赎,政府开支进一步削减,这其中包括教育开支。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危机对普通美国民众的影响是巨大的。激进的货币政策(所谓的量化宽松)更多地关注恢复股票市场股价,而不是向中小企业放款,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富人们的财富迅速恢复,而普通民众却不能得到更多的就业机会。这就是为什么在前三年的所谓恢复当中,约95%的收入增长进入了那1%人的腰包,这也是为什么在危机开始6年后,中等收入家庭的收入相较危机之前降低了40%。

  在加剧美国和社会的不平等(和恶化的经济水平)上,金融业还扮演了另一个角色。我先前关注到美国社会巨大的不平等是由其推行的政策导致的。这些政策的主要服务对象都来自金融领域。这些金融公司推动了加剧不平等的政策的颁布,并且发展出一种意识形态来支持这些政策。当然,金融市场中的一部分人也发出了反对的声音。

  有很多人倡导“开明的自利”,但是在大多数人的鼓动下,金融业最终发出了“市场就是效率,市场就是稳定”的声音,在这种声音的指示下,政府自由化并私有化了金融市场,金融业声称累进税制应该受到限制,因为它对刺激政策起反作用;金融业表示货币政策应当更多关注通胀而不是创造就业。在这些政策带来了大衰退之后,不断增加的财政赤字让政府不得不以伤害普通民众的代价削减财政支出,由此进一步加剧了经济下滑。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华章财经立场!)

  华章财经(ID:hzbook_tzlc)原创首发,内容节选自《巨大的鸿沟》,内容有删减,如有转载,关注本公众账号后留言即可。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陶海玲 HF003)



上一篇:杨泽新:提前布局金融生态是银行功能转型的必然选择
下一篇:吴晓求:科技是推动中国金融进步最重要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