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

李扬解读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金融业进入严监管

发布日期:2017-10-17 15:40   来源:网络整理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国经济经历了年均9.8%的高增长,与之对应,金融业也以发展为主旋律。以中国经济新常态和这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为界,从现在开始到未来一段时期,中国金融业发展将经历一个严监管、控风险的时期。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时期。”8月4日,在中国银行业协会主办的《中国银行业发展报告(2017)》发布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作出上述解读。

李扬表示,此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列举了金融八大乱象,包括部分国企债务、地方债务、房地产泡沫、影子银行、外部冲击、违法犯罪、杠杆率高悬和流动性风险等。总书记指出,当下中国金融风险点多面广、乱象丛生、整个金融体系的脆弱性在增大。这些表述堪称十分严厉。关于原因,总书记总结了四个方面。一是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也就是说,我们没有自外于全球金融体系,没有自外于全球金融危机;二是经济下行,经过上一轮扩张之后,经济金融进入下行清算阶段。这个表述很严厉。过去,经济在发展,增长速度很高,不免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如今,经济进入新常态,金融业也到了清算的时候;三是实体经济结构扭曲,金融结构扭曲,扭曲的金融结构对应扭曲的实体经济结构,有很多不畅通的地方。“我注意到,总书记在说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问题的时候,没有只谈金融这一面,基本上都同时说实体经济和金融两面,金融不服务实体经济,固然有金融部门的问题,但更多的还是实体经济的问题。实体经济扭曲,实体经济低迷,缺乏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金融何以提供服务?”;四是一些市场主体行为异化。“此处用到‘异化’的概念,含义十分深刻。”

既然形势如此,今后一段时间要加强监管,便是符合逻辑的结论。而处理风险,“要付出成本,经历痛苦”。为理解,这是给大家打预防针。如果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金融业感觉到了痛苦的话,现在看来,那还只是开始。所以要付出成本,经历痛苦,为的是在今后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就是说,我们如今的的风险点很多,涉及面也很广,但是,风险的累积还没达到导致全面危机的程度,我们要痛下决心,阻止情况再坏下去,避免风险转变为全面危机。

李扬表示,作为研究者,非常赞同中央的这种判断。“如果用杠杆率做指标进行国际比较的话,我们在几年前就很惊恐地发现,中国的金融部门、住户部门的杠杆率的变化和八年前美国相应部门杠杆率的变化如出一辙。”美国金融部门的杠杆率在上世纪80年代尚属平稳,然后,伴随着“新经济”发展,开始迅速上升,到2008年达到顶峰,2009年开始下降,那就是危机了。中国的杠杆率在全球危机前比较平稳,自2007年开始上升,到去年年底达到了历史顶峰。我们所以惊恐,是因为中美这两个部门的杠杆率变化趋势实在太相像了,差别只是滞后了8年。我们不希望中国的杠杆率继续上升,这是因为,金融业作为有一定技术特征的行业,同样的情况极有可能重演。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近年来始终致力于研究中国的债务问题、杠杆率问题。正是基于这些研究,我们非常赞同应将债务和杠杆率上升的势头止住,要立即止损。不能让那些会淘空整个经济基础的不良金融行为再继续下去。

“我对这次全国金融工作会的第一个体会就是,用词之严厉,涉及面之广,前所未有。结合我们自己的研究成果,我们非常同意这样的判断。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到今后的若干年里,我们要忍受痛苦,整顿秩序,管理风险。”李扬说。

李扬以2008年后的美国金融业发展为例,说明了中国金融业未来几年的可能走势。他指出,美国在金融危机后,在2010年通过《多德弗兰克法案》,改法案将金融业监管束缚得很紧,金融机构处处碰线,紧的结果是,其杠杆率降低了三分之一。现在回头看,正是在金融业‘不太好过’的同时,美国实体经济得到真正的恢复。“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我们恐怕也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召开金融工作会,颇有点类似美国通过《多德弗兰克法案》。在今后的几年里,还会有一系列新的举措来管理风险。”

学习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的第二个体会,就是会议用了金融链的概念来重新塑造我们的金融体系。李扬指出,在重塑过程中,当然有一些提法不太相同的地方,比如,说到中小金融机构,说要安于地方,重心下沉,要好好去经营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主张跨境经营,不主张跨业经营。乡村的就扶持乡村,社区的就服务社区,不要想多少年后成为世界五百强。这是非常针砭时弊的。“金融链一定是分层次的,一定有不同的服务对象,分了层次就有不同的信息,不同的信息相对应就有不同的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



上一篇:基于国际经验比较的中国金融超发展
下一篇:打击金融乱象让创新回归本质